國社黨的勢力日益坐大,且他們的主張非常淺顯,

簡單到連在酒吧買醉的老百姓都聽得懂,所以也很容易煽動人心。

這個黨無所不反:反自由主義、反社會主義、反資本主義、

反中產階級、反社會菁英、反牧師,最要緊的是反猶太人。

反正有一天國社黨會推翻無能的威瑪共和政權,

至於用什麼手段沒有人管。尤其自覺社會對他們不公平的民眾,

更認為國社黨代表了新希望。國社黨每逢集會、演講、示威等活動,

總是不斷地向催眠一樣,強調概念 -『人民』是純種民族的社群,

一切都以人民為重。不管這個黨做什麼,都是出自『對人民的愛』。

不滿希特勒極端作風的人很少,絕大多數人都認為,

希特勒是整個社會秩序的靈魂人物。

 

希特勒於1925年發表了著作《我的奮鬥》,

奧多翻閱這本書時發現其中幾句,

像:除了動武,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剷除這種黑死病(即猶太人)。』

『這個過程無論現在、永遠,都是流血事件。』希特勒還提到,

早在一次大戰之初,德國政府就該將猶太人『無情的斬草除根』:

要是德國政府當年先『把一萬兩千到五千名猶太人送進毒氣室』,

也就不會慘敗……,奧多看了之後腦中產生千百個念頭,

這個人還能囂張多久?人民能在任他為所欲為到什麼時候?

何時大家才能看穿這個人的真正意圖?

萬一他真的當權該怎麼辦?猶太人那時會有怎樣的命運?

全家還能安全地待在德國嗎?

希特勒會不會對他們下毒手?

奧多百感交集,但只有一件事情他非常肯定,

並對親友們再三強調 – 我們絕對不能讓這個人踐踏我們身為德國人的事實。

 

至1933年後希特勒出任德國總理,這也讓奧多更加確信自己在德國不是回家,

而是暫留,希特勒就職後隨即發布緊急命令要剷除德國國會中的反對黨,

並冠冕堂皇的說他們是採取『護衛德國人民』的必要步驟。

同時國社黨的支持者也動作頻頻,他們不分晝夜的遊行示威,

用擴音器高呼抗爭的口號。祕密警察穿著褐色制服,

成為輔助警察的特別小組,幾乎無所不在。

其實他們很多人都是無惡不作、出身中下階級,社會地位低的鼠輩。

 

此時居住在德國的猶太人都已紛紛開始逃往其他鄰近國家,像是荷蘭、波蘭、法國等國家,

大家一起樂觀的期待希特勒政權垮台,

但卻沒有想到二次世界大戰在1939年開打,德國強勢的占領的其他國家,

希特勒到了其他國家也不忘要打壓猶太人,

開始紛紛把抓到的猶太人不論是老弱婦孺抓去集中營強迫猶太人工作,

沒有工作能力的人送進毒氣室或是到實驗室當人體白老鼠,

各種慘絕人寰的對待是我所想不到的,

像是逼迫所有猶太人在進入集中營時必須脫光衣服理光所有毛髮,

並在所有猶太人身上灑上避免跳蚤蟲子的藥粉,以避免疾病橫行,

但無奈的是集中營裡環境髒亂不堪、衛生狀況極糟、

甚至鼠輩橫行的狹小地方關了許多猶太人等等的各種罪刑,

就算撒了藥粉也無濟於事。

 

法蘭克一家算是比較幸運的,奧多提早在荷蘭把公寓事情安排好,

再把妻女一併接到荷蘭,安妮也因此在阿姆斯特丹過了幾年美好的生活,

在荷蘭的法蘭克一家也都祈禱著盟軍會打敗希特勒讓所有猶太人得到救贖,

然而這是一條漫漫長路,在當時大戰開打的時間,

就算所有人擔心害怕但是日子依然要過,家家戶戶緊盯收音機想要瞭解戰況,

即時傳來的消息的是負面的,而打壓猶太的人活動一天比一天更多,

猶太人遭受許多限制,像似晚上8點後猶太人禁止外出、猶太人禁止進出公共場所、

禁止搭乘交通工具等等,但法蘭克一家依舊樂觀。

我真是佩服法蘭克一家能不被一大堆的限制給逼瘋,

要是在台灣早就出現遊行示威跟暴動了。

 

某天下午瑪格特接到猶太移民局的信件,

意思是代表瑪格特要被德國人徵招去勞動服務,

說好聽點是勞動服務但大家都知道是要被送去集中營,

德國人也每一個受到徵招的猶太人打包行李的時間,

但很多猶太人多半利用這時間開始逃亡的生活,

法蘭克一家也沒有意外地開始準備要逃亡,至於要逃到哪裡呢?

奧多為了這一天的來臨早就準備了一個地方(書中稱它為隱密之家)好讓家人躲藏,

早在之前奧多就已經在隱密之家準備好了家具食物等用品,

法蘭克一家以及范貝茲夫婦一家三口以及菲佛共八人一起藏匿在這個隱密之家,

在隱密之家藏匿的25個月當中,他們藉由詹和米普等人的幫助,

像似偷渡食物、書本等日常用品好讓他們8人度過這難熬的時間。

書中也提到隱密之家的格局,小小的房子要住8個人可說是相當擁擠,

但在這節骨眼上也只能這樣了,

在隱密之家的所有人的一舉一動都必須無聲且小心翼翼,

萬一被鄰居發現這裡有人他們隨時都會被抓去集中營,

所有的窗簾都必須拉上,說話也必須輕聲細語,甚至咳嗽可不能咳出聲音來,

當然不可能外出,因為外出很有可能被抓走再也回不來,

這種無聊的生活讓正值親春期且活潑好動的安妮受不了,

於是安妮開始寫日記記錄她在隱密之家的生活,

安妮甚至樂觀地想著等到戰事結束,

等到她重獲自由時她要把自己所寫的日記內容出書讓世人所知,

不幸地在戰事尚未結束時,有人跑去檢舉隱密之家藏有猶太人的事實。

隱密之家的8名成員全部被送往維斯特波克集中營,

他們前往集中營時搭乘的不是火車而是運送牲畜的貨車,

裡頭只有一小個洞口可看見陽光,甚至不能站立,

所有猶太人擠在狹小且充滿排泄物臭味無燈光的車裡頭一起前往集中營,

書中像細紀錄了安妮在集中營的日子,

在集中營裡唯一開心的或許是看見的之前已為他們已經死去的猶太朋友,

難過的事也看見他們的猶太朋友被送往其他集中營甚至死去的情形,

安妮此時不過是個十幾歲的青少年卻經歷的這種慘絕人寰的對待,

但卻依然保有樂觀的性格,也相信上帝會帶領他們走向更好的人生,

無奈是安妮的母親艾迪絲在集中營病逝,

安妮沒有見到自己母親最後一面感到悲痛欲絕,

但還要擔心父親在另一個集中營生活是否安好、是否還活著?

但安妮始終沒見著自己的父親,便跟姊姊病逝在勃根貝爾森集中營。

 

看完這本書我慶幸自己或在一個民主且自由無戰爭的國家。

書中有提到德國人為何討厭猶太人的原因,據說是因為在經濟不好的時候,

德國人認為猶太人搶奪了他們的工作機會,

而希特勒利用這一點來煽動百姓造成階級對立的情況,

我好像可以理解他們為何會服從納粹政權。

但我無法理解納粹行徑為何如此殘暴.....真的非常可怕。

讀完這本書時還上維基百科查了有關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資料,看得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最近台灣新聞也一直在炒作軍公教慰問金的議題,

有人說這是在野黨要造成階級對立的陰謀等等,

有人不解為何有所多大眾要跟著在野黨一起起鬨,

我覺得這感覺有點類似反猶太人的感覺,

書中比較少提到其實在希特勒掌權之前,

在德國有反猶太人的思想,這牽扯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等等的原因,

直至希特勒掌權之後,反猶太人的思想漸漸擴大,

變成族群的對立,而造成了悲劇性的結果。

 

:勃根貝爾森(伯根貝爾森)

伯根-貝爾森集中營(也稱貝爾森集中營)Bergen-Belsen (或 Belsen))

納粹德國在德國西北部下薩克森建立的一座集中營。 

19431945,統計約有50,000名俄國戰俘和超過50,000名犯人死於其中。

他們中超過35,000人死於1945初流行的斑疹傷寒

該集中營於1945年4月15日被英國第十一裝甲師解放。

當時約有60,000名犯人尚在其中,絕大多數都已身患重病,

另外還有13,000具未處理的屍體。 BBC的隨軍記者理察·丁布爾比這樣形容當時的景象:

 

這裡有超過一英畝的土地佈滿了屍體與將死的人,

你也無法辨別兩者……活人的頭靠在死屍上,

周圍是瘦骨嶙峋、毫無希望的人們幽靈一般地走著,

既無生機也無希望,無法自你的行進方向閃避,

無法再看周圍可怕的景象……嬰兒出生在這裡,

這些枯槁般的生命無法存活……

一位精神失常的母親向一位英軍哨兵尖聲請求給她孩子一些牛奶,

並將這微小的孩子塞進他的臂中,然後跑開,

一邊發出恐怖的哭喊。那位士兵打開裹補,

發現嬰兒已經死去好幾天了。在貝爾森的這一天是我這輩子揮之不去的夢魘。

 

——理察·丁布爾比

英國准將德瑞克·米爾希·羅伯特(Derek Mills-Roberts)看到該集中營的慘狀時相當生氣,

拿向他投降的德國空軍元帥艾爾哈德·米爾希元帥杖毆打米爾希,

打到頭部骨折,元帥杖也被打斷。

annie2    

 後人為安妮·法蘭克在集中營舊址上所立的紀念碑  照片來自來自:維基共享資源

 

在看完這本書時我產生的一個疑問就是猶太人在自己的身分證上會註記自己就是猶太人的事實嗎?

身為亞洲人的我真的很難分辨猶太人跟一般書中所提到的德國人或是荷蘭人的外貌有何不同?

納粹除了逐一審查身分之外,還有什麼方式可以區別誰是猶太人嗎??

逃難中的猶太人為了躲避納粹的追捕都會說另一種語言,

像是德語、荷語或是英語,若要靠語言來分辨誰是猶太人也是有難度的吧?

我記得臉書創辦人也是猶太人,

但在我看來他跟一般外國人的相貌沒什麼多大的差別啊,

到底要怎樣判斷,難道是靠宗教還是猶太人固有的宗教活動儀式來判斷

這讓我產生很大的疑問???

創作者介紹

A小姐的心情抒發

A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